选择页面

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图片 / Jean-Marc Ferré
Ž2015年10月9日,时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出席记者会。

  2016年10月13日,由安全理事会推荐,联合国大会以鼓掌方式任命葡萄牙的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为第九任联合国秘书长。至此已完成《联合国宪章》规定的秘书长任命的两步式流程。

  古特雷斯先生于2017年1月1日起担任秘书长,首任任期为五年。《联合国宪章》没有关于秘书长连任次数的规定。

  古特雷斯先生于2005年6月至2015年12月期间担任第10届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大刀阔斧地对难民署的机构进行改革。他同样增强了难民事务署的能力,以应对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几场最严重的流离失所危机。

  在成为联合国难民高专前,古特雷斯先生在政府和公共服务领域工作了二十多年——1995年至2002年担任葡萄牙总理,2000年初担任欧洲理事会主席。他也在1991年成立了葡萄牙难民理事会。

  2016年4月12日,古特雷斯先生向联合国大会阐述了对联合国的愿景,他说:“我们要清楚。我们召集太多的人开了太多的会,讨论了太多的问题,但决定却太少。我相信,我们需要改变现有方法,采取更有针对性、能够取得成果的方法。”

 

苏丹,2005年

 

难民署图片/Hélène Caux
时任难民高专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与境内流离失所儿童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利雅得难民营。

  时任联合国难民高专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访问了达尔富尔地区的利雅得难民营,他告诉各领导人,没有谁会被强制送回家。联合国难民署和非洲联盟正努力改善难民营的治安。他说,“联合国在此处的主要工作是将一切步入正轨以获得和平。”他也提到了阿布贾和平谈判,这个在苏丹政府与两个达尔富尔反叛武装之间的谈判已陷入僵局。

泰国,2006年

难民署图片/N.Tanprasert
在美国助理国务卿艾伦·索尔布雷德陪同下,古特雷斯先生与儿童在收留克伦难民的坦西姆难民营交谈。

  2006年,在美国助理国务卿艾伦·索尔布雷德的陪同下,古特雷斯先生在收留克伦难民的坦西姆难民营与儿童交谈。

  有超过十四万克伦难民为避免冲突从祖国缅甸逃亡过来,住在泰缅边界处的九个难民营内。访问泰国期间,古特雷斯先生访问了由泰国政府管理的坦西姆难民营(Tham Hin camp),在那里,他强调:“难民是受害者,并非威胁,”并补充道:“如果在安全问题上没有考虑到他们的真实处境,难民可能再次成为受害者。”

刚果民主共和国,2007年

难民署图片/ D. Nthengwe
时任联合国难民高专古特雷斯访问北基伍省难民营时慰问流离失所的刚果家庭。

  时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慰问刚果共和国东部省份约210万的难民。

  当地不稳定的安全局势影响了联合国难民署(UNHCR)小组进入北基伍省的多数地区——限制了救援的开展次数。古特雷斯表示:“我十分担心当地人民正在遭受的苦难与面临的人道主义形势,而且由于新一轮冲突,这种局势将更加严峻。”

阿尔及利亚,2009年

难民署图片/ M. Echeverria
古特雷斯在廷杜夫参观难民署基金项目途中探望萨拉威妇女。

  时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就西撒哈拉地区萨拉威难民问题达成扩大建立信任措施后,结束了访问北非的行程。古特雷斯称,难民署无法解决这些难民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都涉及政治层面,难民署只能尽力“减轻这些问题带来的痛苦。”

吉布提,2010年

难民署图片/ R. Russo
时任难民高专古特雷斯向一群埃塞俄比亚民众发言,告知其穿过亚丁湾的危险。

  每年,成千上万索马里人和埃塞俄比亚人冒着生命危险,从非洲之角乘坐拥挤、摇晃的船只越洋。在吉布提的海港小镇奥博克,古特雷斯先生提高了人们对该问题的认识。在探望已经等了偷渡者两天的民众时,古特雷斯告诉他们:“行途十分危险。许多人因此丧生,而即便能幸存下来,也会承受痛苦。”

 

索马里,2011年

难民署图片/ S. Modola
古特雷斯先生与瑞典外交部国际发展及合作部部长,古妮拉·卡尔松(Gunilla Carlsson)在索马里的多拉镇(Dollow)和境内流离失所者交谈。

  在访问索马里期间,联合国难民署呼吁各国作出更大努力,为索马里境内数以万计的索马里流离失所者提供生命救助。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表示,“我一直在努力,确保索马里人有权寻求避难所,”并补充道,他们也“有权选择留在自己的国家。”

厄瓜多尔,2012年

难民署图片/ E. Leon
时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基多(Quito)难民节上与难民交谈。

  时任难民高专古特雷斯第三次代表联合国难民署访问厄瓜多尔,在访问瓜亚基尔(Guayaquil)和基多期间,他与来自哥伦比亚的城市难民就难民所面临的身份文件问题等挑战进行了讨论。古特雷斯先生承诺,将继续与厄瓜多尔政府合作,“确保妥善执行保护难民的法律框架,弥合法律框架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伊拉克,2013年

难民署图片/S. Baldwin
时任难民高专古特雷斯受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地区杜胡克以外多米兹营地(Domiz camp) 叙利亚难民的欢迎。

  叙利亚难民持续大规模涌入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地区,古特雷斯先生就该地区政府为近20万难民提供庇护的举措表示赞赏,这部分难民中,有4万7千名是最近抵达伊拉克的。时任联合国难民高专古特雷斯表示,“难民的涌入将对本地区的经济和基础设施造成巨大压力,周边的战争一直都是威胁因素。”

土耳其,2014年

难民署图片/E. Argunhan
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与土耳其外交部长艾哈迈德·恰武什奥卢(Ahmet Davutoğlu)同叙利亚难民儿童见面。

  在土耳其登记注册的叙利亚难民人数已超过230万,而土耳其已经接收了大约58.2万难民。在土耳其的哈兰克肯里难民营(HarranKökenli Refugee Camp),联合国难民署与黎巴嫩、约旦、土耳其、伊拉克和埃及的高级官员一道,共同呼吁国际社会加强支持接纳叙利亚大部分难民的国家。

希腊,2015年

难民署图片
在莱斯沃斯岛(Lesvos)儿童痴呆病诊断中心的游乐区,时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古特雷斯坐在两名叙利亚男孩中间。

  数以万计的难民从附近的土耳其海岸乘坐走私船只,经由希腊的莱斯沃斯岛抵岸。古特雷斯先生对莱斯沃斯岛的情况进行了评估,他表示,欧洲各国政府仍需作出巨大努力,以支持莱斯沃斯岛及其人民为应对难民大规模涌入所耗费的“千辛万苦”。

  2016年10月,联合国大会一致鼓掌任命葡萄牙前总理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接替潘基文之职,担任新一届联合国秘书长,任期于2017年1月1日开始。此前,古特雷斯先生曾在公共服务领域执掌联合国难民署长达10年之久。